你的位置:北京铂年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 > 资质荣誉 > 缩招、降薪,应届生加速逃离地产行业?
资质荣誉
缩招、降薪,应届生加速逃离地产行业?
发布日期:2022-07-31 23:25    点击次数:76

文/戚梦颖

手握两个待签约的offer,小戴依然在等待着下一个面试。

作为一名环境艺术专业的硕士研究生,小戴即将在今年夏天毕业。曾经,她梦想着成为一名景观设计师,也在设计院做着相关实习。

毕业季。(视觉中国)

然而,随着2021年房地产调控政策不断收紧,几家代表性房企接连爆雷,压力逐渐传导至整个行业。小戴所在的团队工作氛围陡然紧张起来。甲方加压下的工作量剧增之外,她也从同事那里听说,老员工的年终奖惨遭腰斩,还要分时发放。

本就没在秋招拿到满意offer的小戴开始动摇,看着大半同学加入考公考编大军,小戴觉得,或许自己也不必再坚守了。

在过去十几年中,房地产行业不缺乏“走上成功人生”的光鲜案例,不少前辈不仅实现财富自由,当年的一些校招生也已然成为一些知名房企的领军人物。丰厚的待遇、稳定的晋升途径吸引诸多毕业生涌入房地产行业。但当下,这个曾经辉煌且诱人的行业,似乎正在失去对应届生的吸引力。

分岔口

小戴的本科和硕士专业均为环境艺术,这是一门偏向设计类的学科,学习内容包括室内设计、景观设计以及建筑设计等。

楼市。(视觉中国)

读研期间,为了留在上海成为一名景观设计师,小戴进入到一家全国排名前列的设计院,做住宅地产景观设计方面的实习工作。此前,小戴所在的部门氛围还算比较轻松,平日里加班的情况并不严重,只有在项目节点前出现过加班到凌晨或是通宵的情况。小戴觉得可以接受,尤其是在加班成常态的建筑设计行业。

2021年秋招开始时,小戴正忙于毕业论文,因此只面了大概三四家企业,基本都“杀”到了终面,但最终还是被刷掉了,她只收获一份自己实习的设计院的秋招offer。而且,小戴还打听到,设计院的年终奖远不如往年,很多人只能收到往年一半甚至还不到的奖金,而且只能按月发放。

在几次面试时,小戴提出的理想月薪是1.2万元左右,这是她向已经就业的师兄师姐咨询后得出的数据,与往年基本持平,但企业表示只能开出80%的水平。即使在同行中已经算是中等偏上水平,但小戴仍然感受到了落差。“秋招结束,心里就有点失落,然后和同学交流发现,很少有同学能拿到比较好的offer。我也在反思,在这种比较难的形势下,是不是真的自己要求过高了,然后我也在做思想斗争,看能不能降低一下自己的期待。”

正如小戴所感受到的一样,即使仍存在应届生薪资倒挂的现象,房地产行业的薪资增长潜力似乎正在快速下降。智联招聘发布的《2022房地产行业人才市场分析报告》显示,2021年第四季度,房地产行业平均招聘薪酬10394元,近六成房地产从业者薪资原地踏步,二成以上经历降薪。

同时,根据薪智研究院的报告显示, 花酒清明地产建筑业在2021年第四季度的涨薪率降至201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1.91%,而2022年地产建筑业的全年薪酬涨幅预测也将只有2%,明显低于2022年全行业5.9%的涨薪率。

图源《2022年薪酬白皮书》

小戴发觉,这个行业的工作性价比正在下降,即使是自己的学历也无法带来竞争优势,她决定“广撒网”。她向物流地产、互联网、传媒公司等企业投递了简历,也打算试试市场、销售、产品经理这样的岗位。现在,她正在等待面试结果。“我觉得这(跨行)已经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,现在先投着,到时候看一下情况。”

难掉头

有人逃离,也有人选择留下。惠子就是后者中的一员。

目前,正在攻读建筑学硕士学位的惠子已经签约了一家上海本土房企。但她如今想来却也有些后悔:“当时早一点去了解到整个就业的情况和市场,可能就不至于像秋招的时候那么慌乱了。”

在本科期间,由于知道自己要继续读研,惠子并未过多考虑就业问题。而读研后,惠子先后到建筑事务所、地产咨询公司等不同类型的企业实习,最后她决定还是要去地产公司,去甲方。一开始,惠子的目标是大公司、大平台,更有利于长期的职业发展。

但惠子的想法在秋招期间开始发生变化。

惠子打算留在上海,秋招时,惠子筛选了一遍坐标上海的建筑设计岗,只要来自Top100的企业,她尽量都投出简历。“形势还是蛮紧张的,行情不好的企业也不再招聘,我和同学算了算,整个上海说得过去的房地产公司招的设计不超过20个。”

根据前程无忧发布的《2022高校毕业生秋招行情》报告,房地产行业2022届毕业生秋招量仅相当于2021届的57%。进入春招后,情况依旧没有好转,智联招聘发布的《2022房地产行业人才市场分析报告》显示,春节后开工第一周,房地产行业招聘职位数同比减少29%,降幅高于全行业的4.5%。

“但现在我发现我也没办法预知行业什么时候会好起来。在行情不太好的情况下,包括我在内,很多同学就慢慢不再追求大平台,而是更讲究工作的性价比,会把工作时长、加班强度、薪资构成这些现实因素都考虑进来。”惠子说。

惠子大概面试了10家公司,也拿下不少offer。最终,在上海本土房企和一家岗位在沪外的头部企业之间,她依然选择留在上海。惠子表示,这家企业虽然全国知名度不足,但在目前的行情下,开出的薪资能够让她打出80~90分的分数。“总的来说性价比还OK。”

上海楼市。(视觉中国)

行至如今,惠子不再考虑转行。城市是留待她做出最终决定的因素。今年回家过年时,家人还是表达出希望惠子回到北方工作的想法,所以,惠子正在观望北京的工作机会。“如果在北京有还不错的企业和岗位,可能会考虑和现在这个offer做一个权衡再最终决定。”

同样选择不跨行的宁力,运气就稍差了一些。

作为设计专业的硕士毕业生,他签约的岗位是一家房企的职能部门。虽然待遇基本达到了自己的要求,但他觉得,学了这么久的专业,就业用不上的话,还是有些可惜。

在秋招开始时,宁力浪费了一些时间在“海投”上,后来根据自己的特点有选择性地投递了简历。但他发现,适合自己的岗位变少了,不少房企的部分大区都停止了招聘。

宁力不是没有考虑过转行,在校期间,他在考研机构、设计院、地产公司和政府相关领域都做过实习。不过,在宁力看来,自身专业的局限让转行成为一件难事,他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行业。所以,他依旧希望留在地产行业试一下。

还值得吗?

与上述建筑相关专业的毕业生不同,金融专业的艾思迅速做出离开房地产行业的决定。作为与“钱”打交道的学生,艾思的求职目标十分明确:“要么金融,要么其他高于金融薪资的行业。”

在艾思的求职规划中,她心仪的是头部公司或是非头部公司的核心岗位。事实上,金融专业的学生大多向往金融体系的工作,艾思也不例外,她先后在会计师事务所和券商实习过。

但艾思家在一座中部二线城市,像券商一类的工作数量与待遇远不如上海。因此,想要回家工作的她在2021年暑期进入一家头部地产公司从事投拓方面的实习。“一开始确实偏好地产,因为可以让我回家,加上工作内容也挺喜欢的。 ”

暑期实习时,艾思就听说集团或将缩编,但她也没看到明确的消息。进入秋招时,她只面了几家想去的公司,基本全过。在2021年9月末,她签下一份地产公司的校招合同。

艾思关注到,有几家地产公司半途取消了秋招,但她此前就对这几家兴趣寥寥。而在签约后,艾思才发现,自己即将进入的这个行业“明显出了问题”。

地产行业的动荡虽然没有波及艾思到手的offer,但对她的心态产生很大的影响。“风险太大,短期不看好。所以最后决定回券商。”

12月,艾思拿到一份头部券商的岗位,待遇基本达到她的预期,这份工作同样也能让她有回家的机会。于是,2022年1月初,艾思毁掉那份头部房企的offer,彻底离开地产行业。

小戴、惠子的同学中,转行的也不在少数。除了考公考编外,互联网依然是个热门的选项。

2月23日,媒体曝出1996年出生的建筑设计师赵磊在出租屋内猝死,工作期间高强度的加班引发关注。

在建筑设计行业,加班似乎已司空见惯。宁力在地产公司的设计部门实习时,也经常遇到开会开到半夜12点的情况,周末加班更是常事。惠子早在本科阶段就了解到同行的生存状态,她觉得从业者对此已经见怪不怪。“我们是有一点麻木的,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爆出这样一个事。”

但是,惠子现在会觉得有些心寒。“一些互联网公司相同的事情可以上热搜,但这个事(赵磊猝死)已经发生四五天了但一直也没人关注。会觉得这个行业有些病态和畸形吧。”

房地产/建筑/物业行业同比薪资涨幅为负。图源《2022年互联网行业春招薪酬报告》

小戴决定从建筑设计转行后,即使转向了互联网,她也并未追逐那些加班严重的大厂,而是选择一家中等规模的互联网企业。

惠子和宁力虽然选择留下来,但他们也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。宁力还是打算长期在地产发展,“如果没被辞的话”。惠子觉得自己内心已然平静,她相信管培生的身份能够确保她在未来2~3年内不至于失业。“至于后面的路,边走边看吧。”

(受访者均为化名)

(编辑:李丹 校对:颜京宁)